cp的话好像都是黑金欸。
 

我的男神会反光:

转需👌🏻👌🏻👌🏻

Hal Jordan:

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 蓝光 1080p

公映版 2小时31分40秒 9.84GB

终极版 3小时2分34秒 12.02GB

最近好像很多gay关注我???搞得我不开车都不好意思了,嘿嘿

bruce!快吃!都化了!(天气热要快点吃冰淇凌。(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别打我

【美苏】过时之人

文废,大纲流。
冬兵!au
大概是刀
大概一发完吧,长篇不会写。

正文:

他清楚地记得上一次任务的时间、地点,行动代号。
也记得上一次醒来时实验室是白色。

他记不清30岁之后的事了。

那些研究员从来不跟他说话,他有个直属单位,那些人只告诉他两件事,现在的时间,和他要执行的任务。

他精于此道,60年前,他就是他们最好的武器。
“没有人天生是武器,peril。”

有时候他会觉得孤单,他一个人太久了。
每次醒来,科技都进步的太快了。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是科技的产物。

无聊的时候,他回忆他脑子里关于某个人的只言片语,回忆他父亲的表。

1991年,他熟悉的最后一件事物也崩塌了,他像旧苏联的一件遗物一样被人放在冰柜里。

他的体貌仍然停留在35岁。
他曾经坚信要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某种意识形态。
2014年,他去美国执行任务,遇到过一位俄罗斯小姐。
“纽约总是太暖和了。”她说。
“你喜欢冷的地方?”Illya问她,“不不不,俄罗斯太冷了。”

他猜她只是偶然需要母语者的陪伴,可惜她不会下西洋棋。

Illya在必要时已经可以很好地掌握美国腔了。

他身上有处致命伤,他不记得它是怎么来的。他曾经独自躺在路旁等待死亡吗?有人为他流泪吗?
Illya有记忆的前二十年教给他不要去奢望任何东西,他独来独往,没有朋友。

14岁时,父亲离开他们,一夜之间曾经的亲戚邻居对他们唯恐避之不及。

五十年前,苏联将他从“死亡”中回收。他不知道他们会把自己留多久,现在,他们还需要他,二十年之后呢。冰封,解冻,冰封,解冻,他也总有不能用的一天。
他丢了四年的记忆。

俄罗斯不再是苏联,也没有母亲。

他记得窃听器。
关于那四年他只能记起一个窃听器,美国产,粗制滥造的小方块。他把它贴身收着,他为什么要把一个美国窃听器放在身上?他被“回收”之后,他们一定会检查他的随身物品,显然美国制窃听器不会在保留行列里。

他也找不到他的表。Illya忿忿不平,觉得他们拿走了它,他想他们是要更好地控制他,他决定表现得好一点,也许这样他们就会还给他。几十年过去了,他终于开始相信是他自己弄丢了。

Illya觉得他不属于这里,他甚至自己在工作间隙搜罗到了一个六十年代制的美式窃听器,它已经不能用了,可Illya还是决定把它带在身上。

“我们早晚可能都要死在某处的。”
一次暗杀任务结束后,Illya在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一句。
“可是我还活着。”Illya小声念叨。

***************************************

解决完Illya的伤口后,Solo仍呆在房间。
“你为什么还呆在这儿?”
illya不安地在房间转圈。
“我真是无药可医了。”solo沉默了一会,才说道。“illya,我真是……”他盯着illya,好像等待着他回话。
illya仍然拧着眉头,他犹疑不安,半响,他说道“你是美国人。”Illya没再说下去。
“我们都是特工。”solo停顿了一下,“我们早晚可能都要死在某处的。”他轻轻去握住俄国人的手,而俄国人没有挣脱。

fin

查看全文

一个美苏文安利

AO3上我超喜欢的一篇文,目前是坑。

非自愿性行为。

粗翻译一小段来伤害大家,我看原文的时候真的是爽到飞起,我也想强(*)Illya。作者把Illya的固执写的淋漓尽致,像一只蚌拒绝solo提供任何帮助,认为自己可以处理好一切。而美国人想打开他的壳,但又撬不开。

感情向应该是美苏慢热,不过第一章Illya就被……

无授权,只是摘翻一小段,希望大家去看原文,点赞和评论。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297423/chapters/12229157


Chapter 1: Prove to me your Loyalty

 

 

他们那天追踪那个目标到很晚,一个夜猫子,solo那么叫他,一个聚会狂人。所以Illya第二天的半下午才醒,有人敲门的的时候他只不过勉强穿上衣服,他的第一个念头是拿枪,手枪,小口径。


他手里握着枪藏在门后,打开一丝门缝好看清来人,是Oleg,他的上司。

 

他让他进来。

 

Oleg没有寒暄,大步跨进了房间,随手脱下外套搭在经过的椅背上。

 

这是个复杂的舞蹈,由两个特工机构参与。他们希望他只是暂时被借出,无论他为他们做些什么,而那也惠利了别人。Oleg很喜欢提醒他他属于苏联,他乐于叫他来会面仅仅是为了告诉他这个。这次可能也是这样。

 

“你看起来不太整洁,”Oleg用俄语随口说道,然后Illya意识到他没有梳头,衬衫满是折痕,他能感到一阵羞耻爬上他的身体。他想解释,想告诉Oleg他刚睡醒,但他没有,他只是等着Oleg继续。“离我们上次面对面地谈话真是好久了。”他这样说着坐进沙发里。他面前摆着半部棋局,Illya昨天就坐在这里花掉了好几小时来保持清醒到很晚,推迟了以往的睡眠时间。

 

 

 

Oleg拾起皇后,Illya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在毁掉棋局,但是无论如何他尤其不能向Oleg爆发,这可是Oleg。他喜欢看Illya的大脑失去理性,但他绝对可不想承受它,而且对于Illya自己来说,后果也会是有史以来最不愉快的。

 

Illya尴尬地踱步,不知道该把自己放到哪,不知道Oleg到底想要些什么。沉默紧张地僵持着,好一会儿,Oleg终于继续:“我有些担忧你,亲爱的Illya。”

“为什么?”他问。

 

“我担心你迷糊了你真正的忠诚属于哪里,我怕你忘记了,鉴于你被西方堕落所包围,还有你的搭档,那个Solo,简直是我们所有对立东西的缩影,我想你会不会变得太习惯于这种生活方式?”

Illya吞咽:“没有,sir。”



某种程度上这是真的,如果他说他一点也不享受这些资本主义国家的任何东西那他绝对是在撒谎了,the way they pandered to those with money – which they always were, funded as they were by several governments – the soft beds and the good food. The nice clothes, the way they hung off Gaby. 但是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他不属于那,他不需要这些,他们没办法像控制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一样控制他,他越于他们之上。

Oleg砸砸舌头,“我怎么能相信你呢,Illya?”

 

Illya现在知道这次会面时什么意思了,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进行这种谈话,第一回谈到这个时,也许不是具体这些问题。看来他就是逃不过这种怀疑,无论他牺牲了什么。

 

威胁感攀置喉咙,他咽下一声叹息,然后他小心地跪了下来。在这个高度,他勉强差不多低于正坐在沙发里的Oleg,所以他稍稍低下头来达到必要的效果。“我是祖国卑驯的公仆。”他说道。也许他现在自我羞辱地足够了,这场测试就会停止。

 

“是的,迄今为止你还是个贵重的资产,一个好士兵,但我们总会好奇,当一个人的父亲是叛徒的时候,啊,怎么说来着,龙生龙,凤生凤。”

 

Illya心跳的声音敲击着耳膜,他的手不停颤抖,他紧紧握住膝盖,稍稍向前倾身。他看着Oleg脚下厚重的地毯,“我不像我父亲一样。”

 

“证明它。”Oleg说道。

Illya盯着鞋问道:“怎么做?”

 

“过来,”Oleg说,而Illya遵从,他从地毯上膝行过去。Oleg岔开腿,Illya就坐定在他腿间的地毯上。他不确定该往哪里看,所以他就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指。他看着手指听着它们咔咔作响,尽管如此,他还是用力地握紧膝盖,用力到疼痛的地步。Oleg的手穿过他的头发,拂过太阳穴。Illya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Oleg在爱抚(petting)他。“真是个乖孩子(good boy)。”他的拇指拂过他的鼻子到他的鬓角,然后是颧骨。


查看全文

剪个mv玩玩【林邰】

测试林邰和言情歌曲的兼容性作品。来一起玩啊,好冷啊……另,为什么方邰都不更新了!大大们!啊!歪!

【心理罪】【林邰】默 UP主: C塞塞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000864


查看全文

画个田季安给你@占山头

本来想用PS上一下色,结果发现自己并不会。( 谁来教教我……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生如夏花:

赞一个!真心用得上啊!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耐烦。
举个例子:他生气地说:“你是一个懦夫!”——这不是一个好的对话。
改成这样:他说:“你这个懦夫!”——和上一句比明显好多了。
如果我在编辑一篇小说的时候,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句子我就会修改成: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说:“先给我烟再说。”


3,当我们写对话的时候,我们不是真的在写一个人如何说话。卡佛在谈到海明威的时候说,大家都说海明威对话写得好,但是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人物那样说话。这是什么意思呢?在日常语言中,我们说话其实是断断续续的,其中会夹杂大量无意义的信息,口头禅,而重要的信息有时候我们反而没有说出来,有时候我们则是靠我们的语调来表达情感。这些情况都是于我们的书面写作全然不同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在书面写作中全然模仿日常语言,就好像你用录音笔录下两个人日常的聊天,哪怕聊天再有意思,如果你一字不差地转化为文字的话,这样的对话是不忍卒读的。所以我们在写作的时候要再进行处理,具体的过程很难说清楚,这里就不展开了。总而言之宗旨是:当你写作对话的时候,你写的不是一个人说了什么话,而是他的话所表达的意思。


4,一个人说的话,不等于他所表达的意思。第4条好像和第3条矛盾,其实它的意思是,写作者要注意说话者的潜台词。潜台词充斥了我们的生活,比如一个男人对女人说:“你的头发好香”,他可能不仅仅是在夸她的洗发水而已。既然如此,作者就应该同样在小说中重视潜台词的运用,之前的例子是比较浅显的,在具体写作中根据语境的不同,运用潜台词可以制造出许多精彩的效果。如果一个小说所有的人都直白地怎么想就怎么说,那这个小说不但对话没有趣味,而且也缺乏真实感。


5,冰山理论。海明威这样说过:“如果一位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能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家写得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写出来似的。”而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永别了,武器》的结尾:
医生顺着过道走掉,我回到病房门口。
“你现在不可以进来。”一个护士说。
“不,我可以的。”我说。
“目前你还不可以进来。”
“你出去。”我说,“那位也出去。”
在此之前,作者没有告诉读者房间里有几位护士,这段文字也没交代,可是读者就马上知道了这间停着“我”情人(凯瑟琳)尸体的房子里有两位护士。


以上是匆匆想到的关于对话的几个方面,抛砖引玉,未及之处日后再行补上。




第二篇:




作者/寒木钓萌
斯蒂芬·金的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我先是在一篇网文中看到。
我当时极其的不明白,为什么是副词?凭什么是副词?后来看了斯蒂芬·金《写作这回事》,我感觉斯蒂芬·金他自己也没有说完全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直到后来,学习了解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后,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海明威的对话描写极其强悍,尤其是《老人与海》中的对话非常有力量,如下:
“圣地亚哥,"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孩子对他说。"我又能陪你出海了。我家挣到了一点儿钱。” 
   老人教会了这孩子捕鱼,孩子爱他。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不过你该记得,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钓不到一条鱼,跟着有三个礼拜,我们每天都逮住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把握才离开我的。” 
  “是爸爸叫我走的。我是孩子,不能不听从他。” 
  “我明白,”老人说。“这是理该如此的。” 
  “他没多大的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是我们有。可不是吗?” 
  “对,"孩子说。"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然后一起把打鱼的家什带回去。” 
  “那敢情好,”老人说。“都是打鱼人嘛。”


你看,海明威在写对话的时候,很少在“他说”“我说”之前加上一些修饰语。假如加了修饰语,可能就会像这样: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为什么海明威没有加修饰语?因为,任何一篇小说,都有三个要素:作者,小说的人物,读者。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与“读者”的距离越短,就越有展示力,就越真实。
可是,就像上句对话中的【坚定地】这个词,很明显,他是作者的主观描述,得,这下问题来了,读者是根据作者的主观来了解人物,而不是人物的对话,这中间多了一个中介(作者)。
而中介越多,读者到人物的距离就会越长。
另外,我自己的另一个理解是,如果在“我说”“他说”之前加上很多修饰语,其实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这很不好。为什么?我们举例来说一说。
如果作者要表现一个角色的愤怒,比如,他可以这样【他愤怒地说:“你给我滚开!”】
你看,你直接在“他说”里面加上了“愤怒”这个修饰语,那么你会认为,你已经充分表达了人物的愤怒,从而,你不会再搜肠刮肚地找一些更适合人物的对话。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要想办法用对话表现人物,而不是偷懒地加上一些修饰语来表现人物。
还有一个,这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一句话,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作者强制加上一些修饰语,就把这种蕴含在背后的美妙感觉锁死了,这会造成挂一漏万。比如这句话: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改成: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这好吗?这是相当的不好。原因如下:
一、难道老人说那句话时,内心只是“坚定”?可能海明威还会认为,老人内心应该还夹着一种期盼,期盼孩子跟他一起捕鱼,同时还夹着一层对孩子的关心。那么,你说海明威现在应该怎么做?难道他应该这样写对话:
“不,”老人坚定地、期盼地、关心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二、假设,这是可能的,这是读者喜欢的,那么,你能说海明威的描述已经完美了吗?也没有,小说写出来后,有时候作者甚至都难以百分之百地把人物的内心猜透。人物说那句话时,可能还有别的心里,但作者不知道,这就会导致挂一漏万。
三、现在再假设,任何时候,作者都能百分之百地猜透人物的内心,并在“他说”里面加上5个副词来描述。
这样就完美了吗?显然,这也不完美,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怎么可能完全猜得透读者读到这句话时,会怎样琢磨人物?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是,无论你用多少个词来描述“他说”,都是不完备的。既然不完备,何苦做无用功,而且还让读者看上去就像王大妈的裹脚。
因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一个副词也不加。哪怕加上一个,都是不好的。因为这会限制读者的想象。比如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加了一个“坚定地”来描述老人说,那么就等于是宣告了老人此刻的内心只有“坚定”。但其实,人物的内心是复杂的,读者看到这句对话时,内心也是复杂的,可是因为你的臭水平,擅自加上“坚定”,一切便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坚定”这个感觉。这不就是捡个芝麻丢个西瓜吗?很愚蠢,不是吗?
一篇小说,如果读者没有想象的空间,那就不是一篇好小说。
最后,小说的本质是一种展示,而不是一堆形容词的描述。你要说人物此刻很恐惧,那你不能只是找几个关于“恐惧”的形容词来告诉读者,人物此刻很恐惧。而是要用人物的行动和对话向读者展示出来,让读者就像看电影一样。
最后,关于冰山理论,要求作者只写出八分之一,留八分之七给读者去想象。想象是美好的,每个读者都会有自己专有的想象,好小说就是要让人回味无穷,假如作者把八分之八全写了出来,这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做法,而且很没有技术含量。
这就是我对“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的理解。
这句话要想发挥效力,对话必须是短小精悍,极富信息,如果对话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又臭又长,那,再谈什么副词,就没有意义了。








本博客订阅地址:http://onlyyui.lofter.com/SubscribeMail




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w=%ED%D6%CE%A8








关于开群的提问,求帮助~:http://onlyyui.lofter.com/post/2fae68_e1ae66


查看全文

回来刷微博惊呆,卧槽这不是我自己?!没合到影已经够心塞了,我这自带马赛克是怎么回事?我就告诉一下追男神墙头的小伙伴们,你们追星时的形象在男神眼里大概是……不,怎么会有形象呢?_(:з」∠)_



晒一下我和我明的合影。⁄(⁄ ⁄•⁄ω⁄•⁄ ⁄)⁄标签随便打打别当真(


要死了要死了!最近疯狂长痘没法出门了!有什么洗护肤品,药物推荐!急急急急急!(最好再推荐个遮瑕膏给我


© 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