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的话好像都是黑金欸。
 

【六二】跑

短短一段子。因为电影老六没死二哥死了而产生的短段子。



老六在跑,身后的枪炮声已经听不见了,可是他不能停,眼前的林子像是从一片漆黑里慢慢挣脱出来似的,越来越亮了,老六这才缓下脚步,一屁股栽在树下,他回头看,威虎寨早就看不见了。

他大口喘着气,头向后倚在树上,身边只有簌簌的风声。

他脑子里不断回放着刚才的画面,“二哥!”他还没喊出口,嘭的一声,全都没了。

“二哥……”

他小声地含着这个名字,眼泪从眼眶里扑簌簌地流下来。

“小样儿,哭啥?”

他想起那天在二哥房里,二哥就是这么说他,他们刚打下寨子,二哥的伤差点要了命,六爷去守他,他当时捏紧了老二的下颌,咬着牙冲他说“我怕你死了!”

 二爷不再逗他,叹了口气,一双招子看着他,“我这不好好的吗。”

老六抬手使劲抹了把脸,把发带一把扯了下来,抽出贴身的刀,把头发削短。他站了起来,风雪很快吹散了地上的头发,他把刀插回原处,开始找下山的路。

 

头几年的时候,他总是睡不安生。一闭上眼,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晚上。他只能披了叶子起来抽烟。

原本他是不爱抽的那一个。

 

老二当时只来得及说了一个字,跑。老六什么也没有想,眼睁睁地看着二爷身子底下那颗手榴弹爆了,转身就跑。

二哥想让他活。

 

可是活着哪有意思呢?他跟了那帮共跳半个多月,还没等到下手的机会,一多半的共军就折在了打郑三炮上。

 

六几年的时候,他们过去那档子事给排成了戏,各处里都放,不看不行,老六想,这比我二哥差远了啊。

 

我二哥。

 

六爷最喜欢看二爷那一身儿,一点点脱了,结结实实地抱在怀里,汗涔涔的,他就喜欢这时候叫他一句“二哥”。

二爷还骑在他身上,嗤了一声,可那脸却带着笑。

六爷想,就为这个,死也值了。


Fin

评论(16)
热度(27)
© 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