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的话好像都是黑金欸。
 

【美苏】过时之人

文废,大纲流。
冬兵!au
大概是刀
大概一发完吧,长篇不会写。

正文:

他清楚地记得上一次任务的时间、地点,行动代号。
也记得上一次醒来时实验室是白色。

他记不清30岁之后的事了。

那些研究员从来不跟他说话,他有个直属单位,那些人只告诉他两件事,现在的时间,和他要执行的任务。

他精于此道,60年前,他就是他们最好的武器。
“没有人天生是武器,peril。”

有时候他会觉得孤单,他一个人太久了。
每次醒来,科技都进步的太快了。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是科技的产物。

无聊的时候,他回忆他脑子里关于某个人的只言片语,回忆他父亲的表。

1991年,他熟悉的最后一件事物也崩塌了,他像旧苏联的一件遗物一样被人放在冰柜里。

他的体貌仍然停留在35岁。
他曾经坚信要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某种意识形态。
2014年,他去美国执行任务,遇到过一位俄罗斯小姐。
“纽约总是太暖和了。”她说。
“你喜欢冷的地方?”Illya问她,“不不不,俄罗斯太冷了。”

他猜她只是偶然需要母语者的陪伴,可惜她不会下西洋棋。

Illya在必要时已经可以很好地掌握美国腔了。

他身上有处致命伤,他不记得它是怎么来的。他曾经独自躺在路旁等待死亡吗?有人为他流泪吗?
Illya有记忆的前二十年教给他不要去奢望任何东西,他独来独往,没有朋友。

14岁时,父亲离开他们,一夜之间曾经的亲戚邻居对他们唯恐避之不及。

五十年前,苏联将他从“死亡”中回收。他不知道他们会把自己留多久,现在,他们还需要他,二十年之后呢。冰封,解冻,冰封,解冻,他也总有不能用的一天。
他丢了四年的记忆。

俄罗斯不再是苏联,也没有母亲。

他记得窃听器。
关于那四年他只能记起一个窃听器,美国产,粗制滥造的小方块。他把它贴身收着,他为什么要把一个美国窃听器放在身上?他被“回收”之后,他们一定会检查他的随身物品,显然美国制窃听器不会在保留行列里。

他也找不到他的表。Illya忿忿不平,觉得他们拿走了它,他想他们是要更好地控制他,他决定表现得好一点,也许这样他们就会还给他。几十年过去了,他终于开始相信是他自己弄丢了。

Illya觉得他不属于这里,他甚至自己在工作间隙搜罗到了一个六十年代制的美式窃听器,它已经不能用了,可Illya还是决定把它带在身上。

“我们早晚可能都要死在某处的。”
一次暗杀任务结束后,Illya在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一句。
“可是我还活着。”Illya小声念叨。

***************************************

解决完Illya的伤口后,Solo仍呆在房间。
“你为什么还呆在这儿?”
illya不安地在房间转圈。
“我真是无药可医了。”solo沉默了一会,才说道。“illya,我真是……”他盯着illya,好像等待着他回话。
illya仍然拧着眉头,他犹疑不安,半响,他说道“你是美国人。”Illya没再说下去。
“我们都是特工。”solo停顿了一下,“我们早晚可能都要死在某处的。”他轻轻去握住俄国人的手,而俄国人没有挣脱。

fin

评论(10)
热度(27)
  1. 春虫虫窝C 转载了此文字
© C | Powered by LOFTER